懒洋洋的蘑菇

生根了,不想动

黑瞎子说

        黑瞎子对苏万说:“十年前,吴小三爷对人那是十分的真心,他真情实意的希望所有人好,看上去比常人傻些,却是天真得十足的可爱,让人不禁想护着他。

      而这十年间,他对人是七分真心,三分的算计。他笼络你时确确实实的存在三分险恶的算计,但与你相处交谈时用的依然是当年的七分待人的真情实意。你发小一眼望去,就被这颗钻石般透亮璀璨的真心迷了眼,忽略了这颗心早被加工得恰恰当当,无法磨损,不然怎能折射出那么耀眼的光?”


    一点撸文时突发脑洞,趁热写着玩


记个脑洞

内容大概是三次吴邪亲了黎簇,一次黎簇吻了吴邪


写完下次复刻我一定能抽到老福!我就立这个flag了!不然一定会工作过累,晚上懒癌发作不想动吧!


吴老板的臭毛病

    搞垮汪家后,吴邪就跟被抽了骨头似软了下来,按王胖子的话说,那就是抛弃了艰苦朴素的革命素养,重拾资本主义奢侈臭毛病。

    胖爷说这话的时候,正冷眼旁观着吴少爷对黎簇家原有的棉被挑三拣四,一会说重一会说硬,一点都不舒服,又嫌弃小孩刚买的羽绒被过分蓬松,透气性太差,苏万建议的蚕丝被虽轻柔贴合,但却温暖不足。哪来难么多破毛病,你丫以为你是豌豆公主啊,胖爷深觉这教育孩子吧,那是三日不打,上屋揭瓦,于是对天真同志的腐败的资本主义大少爷面孔进行了深刻的批评教育,只是这红脸流汗的口水洗礼还没进行到一半,黎簇就吭哧吭哧地扛来一床高价驼绒被,供吴小佛爷检阅。

    卧了大槽!被狗粮噎住的胖爷面无表情,内心疯狂刷屏。

    对新被子还算满意的吴邪得意的朝胖子递了个“怎么着,爷就是有人宠着,想作就作”的嚣张眼神,胖子立马发飙,拎着一边吃瓜子看戏的苏万就冲出门,大喊胖爷的膘拒绝狗粮,黎簇你小子你就可劲了把天真那小混蛋宠上天吧!胖爷我不管了!

    天地可鉴,黎簇对吴邪那蛇经病,可一直是立场坚定,不假辞色,你开心就好。但吴老板身体虽然经过黑瞎子的魔鬼锻炼,臭少爷脾气那是坚挺依旧,怕冷怕热,怕潮怕燥,某人十年间还一个劲的糟蹋自己的身体,现在的吴老板可比那豌豆公主要脆弱多了。这不,秋天刚送来一丝凉意,吴邪就手脚冰凉,只能天天裹在小被子里寻求温暖。黎簇别说想剥吴邪衣服,碰了他的毯子都和踩了猫尾巴一样。天见可怜的,他一个气血方刚的青年人,想和喜欢的人负距离接触一下都不行了!这什么鬼天气啊!晚点冷不行吗!黎簇愤怒地点开淘宝,开始日常搜索各类保暖用品,准备与即将到来的寒流死磕到低。

    眼见着黎簇饿的那是两眼发绿,日益气势逼人,苏万和杨好两个人看不下去了,开始出谋划策,但在"你不会开暖气做啊?”“不行,太干了,吴邪鼻腔受不了。”此类正常的建议被黎簇一一毙掉后,两个人已经放弃拯救这个把吴邪放在心尖儿上捧着的家伙,本着最后一点基本兄弟情不走心的瞎出主意,比如苏万的不如学霸道总裁风,来句宝贝,让我点燃你的身体折服他师兄。

    黎簇对这建议嗤之以鼻,转头就在吴老板身上试验起来。

   彼时吴老板刚处理完一笔九门和汪家的烂账,心情好的很,无视了黎簇大逆不道剥他小毯子,还不规不矩的行为,况且青年天生体热,小火炉似的身体蹭上来感觉十分温暖舒适,吴邪手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黎簇柔软微卷的头发,放任他小狗似的叼着他的脖子磨牙,然后黎簇就抬头勾起一个自以为非常邪魅霸道的笑容。

    “吴老板,让我来点燃你冰冷的身体吧。”

    然后黎簇满意地看到吴邪愣住了,他得意地想,怎么着,小样,折服在小爷的魅力下了吧?再然后,他就被吴邪一脚无情的踹开,看着吴邪倒在床上开始疯狂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止住笑声的吴邪伸手轻轻拍拍黎簇的脸,“小朋友,觉得自己很帅吗?傻逼电视剧电视看多了吧?乖,多读书,少在我面前装逼啊。”然后施施然重新裹着自己的被子走开,徒留黎簇在一边脸黑成了锅底,小黎簇在秋风中瑟缩成一小团。

 “吴邪!被子和我谁重要!”黎簇悲愤地喊出声。

    吴邪回头给了他一个你懂得的俏皮wink。

    吴邪你个没良心的卖萌老男人!

    怒气难消的黎簇咬牙切齿的花大价钱买了豪华版青椒炒饭贿赂黑瞎子,让他不要留情加强给苏万的训练,最好是魔鬼版本的。

    黑瞎子这种成精的老妖怪,捧着香喷喷的青椒炒饭,听着自己徒弟被自己撵的嗷嗷叫之余悲愤地指责发小,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嚯嚯嚯嚯地怪笑着给吴邪打了个电话。

    “小三爷~你家那崽子也就对着你是个二哈,对外可是见谁都可以咬一口的疯狼崽子,喂点饲料,别欺负过头,让他出来瞎祸害小羊羔了啊。”

    接到瞎子电话时,吴邪正悠闲地赖在床上,被子刚被黎簇晒过,蓬松柔软,散发着温暖舒适的气息,就像黎簇身上干净暖和的气息,他忍不住心里柔软起来,微笑着摇摇头,那傻孩子。

  “没门!太冷了!春天再说!”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黎簇掀翻了桌子:“太他喵的远了好么!”

 


PS:一点碎碎念,本来是觉得剧里裹着小被子的邪帝怕冷的邪帝太可爱,所以激情码字!想让黎小爷充满魄力地扒掉小被子,吃个美餐,让小被子脏的不能用,但是垃圾文笔它不听我的话!所以出现了以上垃圾剧情,各位看个乐呵就好...

  再PS:虽然本人没驾照,车实在开不下去,但还是放一点对风衣邪帝脑洞出来,给正文里嗷嗷待哺的黎簇吃点肉,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番外脑洞:

    “小孩,过来”

    黎簇一进家门,就看到吴邪裹着件长款皮风衣靠在餐桌边,光裸的小腿露在外面,正悠然地抽着烟。

    吴邪的有一双音乐家般白皙漂亮,骨感修长的手,那双手即使是像招小狗那样不走心挥一挥,道上以叛逆闻名的黎小爷还是着魔般乖乖走了过来,看着吴邪慢慢抽了一口烟,歪头对他勾了勾嘴角,然后一手拉住他的衣领,猛的将他拽近,再缠绵般地把烟缓缓对着他的脸吐了出来。

    闻着烟味,黎簇突然觉得喉咙很干,干的那句“吴邪你有病啊”的吼声直接失了踪迹。

    看着小崽子喉结不住吞咽滑动,吴老板笑容幅度变大了,他向后一退,坐到了餐桌上,一手依旧拿着烟慢慢抽着,另一只手开始从上至下,一颗一颗,解着自己的扣子,像剥石榴那样,慢慢露出里面充满男性魅力,丰欲美味的身体。

    樱红的点和白皙的肌肉过分强烈对比的色差及‘吴邪风衣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的事实并行冲懵了黎簇的大脑。

    吴邪看着白皙的脸皮已经全部染红,却傻愣愣地呆在原地的小孩,脚趾头自下而上轻轻滑过对方鼓起的位置,再灵活地夹住拉链慢慢下拉。吴邪扬起下巴,眼神盛满风情,对饿狼露出命脉。

“黎簇,你不是号称要点燃我吗?别让我冷太久了。”

以下拉灯嘿嘿嘿。


[Timjay]麻烦的龙类饲养手册

*被工作重击后,突然决定给自己的六一礼物!其实我的脑洞大概是一个系列文,只是我懒,文笔又不好(重点)...所以脑了很久就是这样的东西,我有罪...

0

如何称为一名龙骑士?

首先,你要找到一条龙。

然后,你要用尽你的一切智慧、财富去博取得它的好感,让它与你签订契约。

 最后,请用你的生命,所拥有的一切去爱护你的龙,并做好“享受”它们你带来的那些无法想象的“可爱”的小麻烦的准备。


    “契约成立。”

    红发碧眼的青年拥有英俊的人形外表,却怪异地长着红色的龙角,龙翼和龙尾,覆盖着光滑的同色的鳞片,长着有着异常尖锐的爪子的怪异双手覆盖在另一双白皙的人类手上。

杰森对黑发少年倨傲的抬起了下巴:“鸟宝宝,恭喜你成为世界上最后一条龙的龙骑士。”

 


1 龙骑士小小的气味问题。

 

在提姆这个月第三次在刚踏入韦恩大宅,便引起达米安的动物团陷入极端的恐慌中后,终于找到罪魁祸首的罗宾提着他的武士刀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

“我没有被小恶魔杀掉的唯一原因是他需要回去安慰他惊恐的动物们,根据迪克的形容,我大概已经被下了死亡宣言。以后我回大宅,都会有位红心皇后高声尖叫着要砍掉我的的头,就算布鲁斯摆出蝙蝠侠声线都救不了我。”好不容易逃出追杀的提姆对杰森阐述着事情的经过。

保持着半龙半人状态的青年却依旧老神安在地窝在沙发上翻着书,没有一丝对他可怜的骑士的同情。

不过他的主人早就深谙如何成功(作死地)引起一条龙的注意。

 “喂!”

久久等不到回应的提姆一把扯过杰森的书扔在一边,无视他不满的叫声,直接压在杰森身上,蓝色的眼睛直直盯着青年漂亮的绿眸。

“我亲爱的兔子先生,请告诉我,这是掉到树洞的必然副作用吗?”

“啧!”在持续的眼神互怼中再次溃败的杰森认命的开始解释。

“你知道龙是最顶级的生物吧?”

哼,他只是想好好看书,才不是输给提姆的鸟宝宝眼神攻势。

“这应该不是只是单纯的自夸吧,大红?”

“不准打断我。”杰森威胁地瞥了一眼,“动物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你是我的骑士,浑身沾染着最顶级猎食者的气息,那些动物会有什么表现可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放心,人类感官那么迟钝,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可是我的队友大部分不是人类啊。提姆·德雷克,AKA红罗宾,现任少年泰坦成员,分明感受到命运恶意的嘲弄。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想起在任务中,被他的支援吓出了原型,从而导致摔断腿,现在提到他还瑟瑟发抖的可怜的野兽小子,提姆于心不忍地问道。

“当然有。”

他的龙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慢慢的屈起右腿,脚背沿着提姆的小腿,下腹部沟,胸,轻轻地慢慢地磨蹭而上,最后轻踩在提姆的左肩上,脸也一点一点地凑近,提姆已经感受到杰森呼吸的热气。

身上和脸上若有若无的触感只是如微风吹拂那样轻轻的,却在有心人的心中掀起大浪。提姆感到口干舌燥,白暂的脸上瞬间染上大片的嫣红色。哦不,他听到杰森得意的轻笑了。不愿认输的提姆竭尽全力,试图摆出日常冷静的模样,但他的双眼早就粘在杰森的笑脸上完全无法离开,只是让他身上的热度愈加地澎湃的,陷入更加窘迫的境地。

哦,背叛者,他的理智无奈地叹息着。

这个毕竟是他的龙少有的亲近和允许,所以放肆一下也无妨吧?

在他的欲望冲破禁锢前,他被他的龙用腿用力的推开了。

推·开·了

龙对跌坐在地上,整格愣住的骑士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只要离我远一点,你身上的味道就会自动褪掉。”

成功报复了被打扰看书一箭之仇的的杰森拿起书,愉快地晃着尾巴走掉了。

而他的身后,良久之后,提姆也笑了起来,起身去找自己的坏心眼的龙。

他心中的欲望毫无悬念地打败了良心,可怜的队友和可怕的小恶魔被抛之脑后,首要任务当然是完成今天的吸龙大业,这个可爱的气味小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

 

爱丽丝可曾后悔过跳入树洞?

在她好不容易决定抓住机会,跟上那只兔子的那刻起,她都不曾后悔。

所以兔子先生,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PS:杰森对于自己骑士动不动就摸他龙角、抱着他的龙尾,窝在他身上的行为,打扰他看书的行为表示不悦很久了。

欺负龙没有龙法保护吗?骚扰狂魔。

未成年龙不开心的跑到其他地方团着,然后又被他的龙骑士毫不费力地找到。

 

PSS:在小甜饼缺货的第二周,提姆身上的小麻烦就解决了。

今天的红罗宾依旧在愉快的吸龙。

 

TBC


好久不见

怀着想炸dc的心情写下dc的第一篇处女座文,没文采只想抒发自己的想法。

1.   

    罗伊一直觉得他很快就能与杰森重逢,在某个激烈可怕的战场,义警们摒弃偏见,泰坦和新法外者并肩而战,他再次与小杰鸟背贴背,很酷的不说一句话,干掉最多的敌人,然后再很酷对小杰鸟打招呼,让对方知道自己活得很好,很快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

    毕竟已经5年了,他重回泰坦后5年,才又亲眼看到他的小杰鸟,不在战场,而在某个普通的大街上,他的小杰鸟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与他相遇。

    罗伊定定站着,紧盯着对方熟悉的黑发,绿眼和脸庞,很久以前总是被对方拿枪威胁过的聒噪声带突然失去了工作的能力,直到对方无奈的叹气。

    “好久不见了,罗伊”

     他听见杰森的声音,身体猛地动起来,早在思维意识到之前便冲上去抱住对方,将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贪婪的呼吸着。

2.

    罗伊一直觉得自己未来的目标就是和小杰鸟永远一起,疯狂的痛扁罪犯,为自己的追求而活。

    但当他收到夜翼的重回泰坦的秘密邀请时,他才发现他内心中那个以前的红箭从未真正死亡,重新做一个被他人认可,被绿箭认可的正义英雄仍有吸引力。

    他犹豫了,并未立刻拒绝迪克。

    他忘记了,杰森可曾经是世上最好的侦探的弟子。

    在他回复迪克之前,杰森就消失了。

    和他所有的东西一起。

    一夜之间,他们共同居住的房子毫无另一个人曾生活过的气息。墙上没了整齐的枪支,桌上没了精美的书籍,冰箱里没了丰富的食物,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植物们和他们绿眼睛主人一起消失了。

    罗伊呆呆的躺在床上,鼻子里只有新换床单的肥皂味。

3.

    泰坦的日子很好。

    充足的资源,完善的后援,更多有趣的伙伴。

    奥利弗也对他释放出善意。

    再也不会有人因为他的聒噪,他的乱花钱,他的乱实验用枪指着他准备赏他枪子吃。

4.

    但是罗伊却发现他并不在意奥利弗的想法。

    他只想想念以往那些乱七八糟,随时会死而无人知晓的危险日子。   

5.

    他只想像现在这样紧紧抱着他的小杰鸟,在也不放手。

    杰森默默承受着罗伊过分用力的禁锢,感受到自己肩膀处迅速扩大的潮湿和罗伊发抖的身体。

    “I miss you,Jaybird”蠢帽男闷闷的哭音回绕在杰森耳边。

6.     

    “Me too”人来人往中,丑帽男第一次紧紧回报住蠢帽男。

END

rebirth简直要让我炸裂,思考了下,只能想到杰森因为希望罗伊更好而自动离开,而不是罗伊选择离开!反正我不信!

太累加睡前打鸡血的代价就是把杰森名字标签打错了…我有罪